我还是太差劲了,那样迟钝地发现这种事。
昨天是我凡er的男神的生日,她特意叫我把教室里的那一张倒计时撕给她,我没反应过来,只道是她是负责班里撕倒计时的。也因自己有事就托人帮忙撕了。然后那一张倒计时被丢在了垃圾桶里。她上完厕所回来,发现在垃圾桶里就很伤心地且气地“我男神的生日!”
我却没放在心上,第一节课下课向她蹭薄荷糖吃,她特不高兴地没给。
我才在想怎么了,数学课后知后觉地给她画了一张倒计时,顶着数学老师的眼刀。
凡er现在已经能将情绪藏的很好了呀……不再是一眼就能被人看出不高兴的姑娘了。

不行,我觉得我还是得勾线,草稿实在太乱了

© 斑灯树 / Powered by LOFTER